世界杯巡礼之威尔士:六十四载终圆梦能出线就算成功

1958-2022,这是威尔士上次参加世界杯到这次参加世界杯的时间间隔。不管是伊恩-拉什还是吉格斯这样的巨星,都没有带领威尔士红龙回到过世界足球的最高舞台。

而如今这支威尔士,摊开每场比赛的首发,你却很难说得上哪个是能一锤定音的巨星——曾经的贝尔算是那个巨星,但那也只是曾经。

但就是这样一支由过气球星、精神小伙和老油条们组成的威尔士,在世预赛欧洲区附加赛踩着“背靠全欧洲”的乌克兰,时隔六十四年再次打进世界杯。对于“红龙军团”来说,他们在卡塔尔再往前走的每一步,都将是历史的新一页。

威尔士公国是构成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也就是英国)的四个政治实体之一,位于大不列颠岛的西南部,面积约2.1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北京加一个上海的面积;人口约314万人,和通辽市的总人口相当。

威尔士公国于1216年成立,在1282年,威尔士公国被置入英格兰的支配之下。1536年,威尔士和英格兰签署《英威联合法案》,威尔士自此正式和英格兰统合。也因为这样的历史原因,相比北爱尔兰和苏格兰,威尔士与英格兰走得更近,英格兰和威尔士在绝大多数的事务上都是被视为一体的。

不过即便如此,威尔士也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和英格兰“老大哥”一样。对于威尔士来说,他们有一样非常值得骄傲的东西,那就是威尔士语。

初次看到威尔士语的人会觉得很奇怪,“这和英语怎么长得一点也不一样,根本拼读不出来!”这是因为英语和威尔士语本身并不是一个语族——英语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而威尔士语属于印欧语系凯尔特语族,二者并不同源。因此,在绝大多数以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看来,威尔士语长得“很有特点”。

由于英国本土文化的挤压,威尔士语曾一度濒临灭绝,成为联合国官方认定的濒危语言;不过随着境内“保护威尔士语”运动的兴起,以及赋予威尔士语与英语在威尔士境内同等地位的《威尔士语条例》落地,使用威尔士语的人口逐渐回升并保持稳定。

2011年,威尔士语更是取代英语,成为威尔士的唯一官方语言,尽管在威尔士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仍为英语。目前威尔士语的使用人口约占全威尔士人口的30%,威尔士政府计划到2050年将使用威尔士语的人数增加到100万。

经济方面,相较于邻居英格兰,威尔士要相对不发达一些,但相对应的,威尔士的经济增长潜力是英国四大构成国中最大的。目前威尔士的人均GDP约为2.45万英镑,不到隔壁英格兰的一半,也略低于北爱尔兰,是英国人均GDP最低的地区。

红龙旗于1959年正式被启用,成为代表威尔士的旗帜。这个上白下绿、以红龙为主体的旗帜可以追溯到15世纪亨利七世征服英格兰时期,他因为拥有威尔士血统且出生在威尔士而被威尔士人所尊崇;而红龙元素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2世纪罗马统治不列颠的时期。

如今,这条红龙已经成为了威尔士的文化符号,被广泛运用在威尔士的各个场合;威尔士的运动队和明星也经常用这种元素代表自己的身份,例如威尔士足球队的队徽就是白底绿边的红龙盾牌。

英国国歌统一为《天佑国王》,但威尔士队在进行比赛时并不鸣奏英国国歌,通常他们赛前演唱的歌曲是《父辈的土地》,这是威尔士的非官方“国歌”,创作于1856年,全部以威尔士语演唱。

这首歌曲还是第一首在体育赛事开始前被演奏的国歌。1905年,在威尔士橄榄球队与新西兰橄榄球队的比赛前,为了回应新西兰队的毛利战舞,威尔士队员带领全场观众唱起了《父辈的土地》。此后,赛前的奏国歌仪式才逐渐成为传统并沿袭至今。

这是我们热爱的父辈的土地,是属于诗人和名人的大地,它的卫士多么忠诚且有勇气,为了自由,他们愿意将鲜血献给大地。

家园!我愿把自己献给这里,只要大海还保护着我们纯洁美丽的大地,愿古老的语言得以延续。

如果你有关注英超,你肯定知道英超曾经有两支来自威尔士的球队——卡迪夫城和斯旺西;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威尔士是本届世界杯32个参赛队伍里唯一没有本国职业联赛的足球协会,而威尔士本国联赛的班霸甚至都不在威尔士,而是位于英格兰。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威尔士没有职业联赛的原因,主要还是它们的联赛成立的太晚。尽管威尔士足球历史悠久,但由于交通等各方面的原因,威尔士南北的沟通并不是很流畅,很多威尔士球队更愿意去东边和英格兰球队过招,而不是北上或者南下和其他威尔士球队比赛。像卡迪夫城和斯旺西,就是威尔士球队在英格兰联赛打拼的代表。1927年,卡迪夫城还拿了个英格兰足总杯,是唯一一个拿到这项荣誉的非英格兰球队。

直到1992年,在自己的FIFA席位都有可能不保的时候,威尔士才成立全国性的联赛,而且还是半职业业余性质的联赛。但这时,已经在英格兰混出名堂的卡迪夫城和斯旺西等球队已经不准备加入威尔士联赛。不过由于威尔士联赛的冠军有机会参加欧冠和欧联等欧战,还是吸引了一些在英格兰低级别联赛参赛的威尔士球队回归。

目前在英格兰联赛体系踢球的主要是5支球队:在英冠的斯旺西和卡迪夫城,英乙的纽波特郡、第五级别联赛的雷克瑟姆(该队因被死侍扮演者“小贱贱”雷诺兹收购而成为网红队并开创历史地被FIFA游戏收录而为人所熟知),以及处在第七级别联赛的梅瑟镇。

而此外,还有多支位于英格兰的球队在威尔士联赛踢球,这些球队都位于紧邻威尔士的什罗普郡。其中最有名的,应该就是威超的长期班霸新圣徒了——他们总共获得过14次联赛冠军,期间甚至还经历过一次球队重组。不过,由于球队实力受限,这支位于英格兰的威尔士霸主还从未晋级过欧战正赛。

威尔士上次参加世界杯要追溯到1958年,而那也是威尔士历史上唯一一次的世界杯经历。不过在那届比赛中,他们打进了8强——这要多亏了当时国际足坛流行的还是2分制,也就是胜2分平1分负0分的算法。

在小组赛,威尔士取得了三连平的成绩,和1胜1平1负的匈牙利同分。当时没有看净胜球的规则,因此双方又再踢了一场附加赛才能决定谁将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线。最终,威尔士在加赛中2-1击败匈牙利,就这样晋级到了8强。

不过1/4决赛威尔士就没那么走运了,他们遇到的是贝利领衔的巴西队,最终威尔士0-1小负对手,以一个还算体面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世界杯之旅。

那年威尔士的世界杯战绩即使以现在的角度看也是相当不错——面对曾经的霸主匈牙利1胜1负,逼平了当届亚军瑞典,只输给最终的冠军巴西队一个球,这个八强可谓是相当有含金量,“胜似季军”了属于是。

2020欧洲杯,威尔士没能复制4年前的奇迹,“只”打进了16强,但这支球队的凝聚力还是给人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也被看好冲击卡塔尔世界杯正赛的入场券。

预选赛中,威尔士与比利时、捷克、爱沙尼亚和白俄罗斯同组,分组形势还算不错,而他们最终是4胜3平1负,积15分排名小组第二,以1分之差力压捷克进入附加赛阶段。

在附加赛中,威尔士先是凭借贝尔的梅开二度2-1战胜奥地利,接着1-0力克乌克兰,时隔64年再度入围世界杯。

由于和英格兰足球的挂靠关系,包括贝尔和拉姆塞,基本所有入选威尔士队的球员都有在英格兰联赛踢球的经历,绝大多数入选世界杯大名单的威尔士球员目前都在英格兰踢球,且多年浸淫于英格兰足球的训练体系。一方面,这使得球队在布置战术上更为便利,球员们之间默契的构建也比较容易;但另一方面,这也使得威尔士产出的球员有一些“同质化”倾向,某些位置上比较缺乏有足够水准的球员。

因此,从斯皮德执教时期开始,威尔士就一直采用五后卫踢法,依靠中场的拉姆塞和前场的贝尔打防守反击,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不过和几年前相比,除了贝尔、拉姆塞、乔-阿伦、本戴等核心骨干之外,其他的威尔士球员基本已经换过了一茬儿,目前威尔士的阵容要么就是已经奋战沙场多年的老将,要么就是20岁出头的“精神小伙”。这样一个班底到底能迸发出多大的战斗力,就要通过本届世界杯来得到检验了。

18年世预赛战绩不佳后,带领威尔士历史性闯进欧洲杯四强的功勋主帅科尔曼引咎辞职,曼联名宿吉格斯接手红龙军团。但好景不长,吉格斯在2020年被爆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进了班房,没法继续执教。于是在2020年11月3日,之前担任吉格斯助教的佩吉开始担任临时主帅,这一待就是将近两年。直到威尔士击败乌克兰挺进世界杯决赛圈,佩吉才顺利转正,并和威尔士签下4年主帅合同。

前锋:贝尔(洛杉矶FC)、丹尼尔-詹姆斯(富勒姆)、穆尔(伯恩茅斯)、马克-哈里斯(卡迪夫城)、马通多(流浪者)、布伦南-约翰逊(诺丁汉森林)、泰勒-罗伯茨(女王公园巡游者)、索尔巴-托马斯(哈德斯菲尔德)、戴维-布鲁克斯(伯恩茅斯)

在威尔士,贝尔一直踢的都是352/532体系下的突前前锋角色,不仅要承担反击爆点、持球推进、组织进攻等重任,还基本包办了球队的前场定位球,这和他在俱乐部的通常定位都不一样。但面对这远比在俱乐部更重的担子,贝尔总能承担的很好,尤其是在重大比赛——毕竟对他来说威尔士大于一切嘛。

即使能力和状态不如以往,贝尔依然是带领球队晋级世界杯正赛的最大功臣,也将是主帅佩吉在卡塔尔的最大倚仗。

而除了贝尔,曾在曼联效力的快马丹尼尔-詹姆斯、差点被归化并加盟中超的大中锋穆尔、以及刚刚从霍奇金淋巴瘤恢复的曾经的妖人布鲁克斯,也同样值得球迷关注。

中场:拉姆塞(尼斯)、莱维特(邓迪联)、乔-阿伦(斯旺西)、莫雷尔(朴茨茅斯)、科尔威尔(卡迪夫城)、乔纳森-威廉斯(斯文登)、韦斯-伯恩斯(伊普斯维奇)、马修-史密斯(米尔顿凯恩斯)、哈里-威尔逊(富勒姆)

即使拉姆塞巅峰已过,他依然还得是威尔士这个中场里最关键的一环。作为三中场的核心,拉姆塞负担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既要当节拍器,又要参与防守,还要给前场的贝尔和詹姆斯等快马输送炮弹。

后卫:内科-威廉斯(诺丁汉森林)、本-戴维斯(热刺)、本-卡班戈(斯旺西)、乔-罗顿(雷恩)、迈帕姆(伯恩茅斯)、阿姆帕杜(斯佩齐亚)、冈特(温布尔登)、康诺尔-罗伯茨(伯恩利)、诺林顿-戴维斯(谢菲联)

门将:亨尼西(诺丁汉森林)、丹尼-沃德(莱斯特城)、汤姆-金(索尔福德城)、亚当-戴维斯(谢菲联)

从左后卫到左中卫,本戴维斯完成了华丽转身。他不仅成为了孔蒂手下的常规主力,也成为了威尔士的后防核心。他和罗顿以及迈帕姆的中卫搭档非常稳定,基本没人能撼动这三人的主力位置。

门将方面,首发基本将由亨内西和沃德来竞争。上一个国际比赛日,由于沃德当时状态糟糕且蓝狐联赛垫底,是由亨内西来把守威尔士龙门;不过最近几轮英超沃德状态回稳,经常零封且偶有佳作,而亨内西则一直被亨德森压在板凳上,这也给红龙军团在世界杯上的一门人选留下了一定悬念。

时隔64年再进世界杯,威尔士是目前世界杯历史上两次参赛间隔最久的队伍。他们这次被分在了B组,与美国、英格兰、伊朗同组。威尔士想要出线,基本只能从和美国与伊朗竞争一个小组第二入手。用某著名电竞选手的话说,就是“小组出线就算成功”。

从赛程来看,威尔士是先战美国、再战伊朗,这两场踢完,威尔士在小组中的命运基本可以确定——如果能在这两场比赛拿到至少4分甚至全胜,那威尔士出线将大有机会;如果只能拿到3分或1分,那么威尔士将很难突出重围,因为最后一场比赛威尔士将和英格兰进行直接对话,而历史上威尔士对英格兰处于绝对劣势,战绩是惨淡的14胜10平68负,最近一次赢过老冤家都要追溯到将近40年前了(1984年)。

首战对手美国队,威尔士的账面实力相对略逊一筹,但大赛通常考验的都是一支球队如何在短时间内捏合出强大的战斗力和凝聚力,这一点威尔士是在美国队之上的,不管是对于威尔士队来说还是对美国队来说,这场比赛都是一定要争取拿下的,双方都不容有失。

第二战威尔士的对手是亚洲排名第一的伊朗,但伊朗的实力也是B组公认最弱。擅长摆大巴的伊朗遇到惯于踢防反的威尔士,考验的就是贝尔、拉姆塞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们的大赛经验和破局能力了。

最后一场面对英格兰,这场比赛之前,威尔士的小组命运基本已经是注定,如果全队三军用命,威尔士队或许能从英格兰手里抢下1分,至于爆冷赢球,难度还是太大了点。

健康的贝尔是我认为除了梅罗对比赛影响力最大的球员,16年欧洲杯,几乎靠一己之力带威尔士进四强,打入世界杯,换其他人还真不行。祝贝尔世界杯好运

威尔士伊朗美国都有机会出线的。这个组的比赛肯定很精彩。期待阿兹蒙伤愈复出后在世界杯上对决贝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