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意义:人的生命情感得以保存

是什么?这些问题正是艺术与人类生活的关系问题。回答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个著名的实例,这个例子是黑格尔在他的《美学讲演录》里谈到的。

古希腊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其《历史》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300名斯巴达人英勇抵抗波斯人的入侵,而后全部阵亡,但他们的牺牲保全了斯巴达保住了希腊。希罗多德在这本书中记录了一首两行体的诗歌,作者是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这首诗是作为300名将士的墓志铭而写的。

诗的内容很简单,若仅就其内容而言,它只要一个历史的叙述。倘若西蒙尼德斯也仅仅是如上面那样叙述事件,他就不是诗人。但他是诗人,他如何让墓志铭成为一部语言的艺术作品——诗歌?

这首诗是这样的:“路过人啊!请捎句话给斯巴达人。为了完成他们的嘱托,我们永远躺在了这里……”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部语言的艺术品——诗,而不是日常的叙事。这诗与日常叙事之间的差别何在?如果我们尝试将这种存在付诸哲学性的语言表达,他应该是:斯巴达城邦所遭受劫难,在三百名将士的牺牲中获得了拯救。这样的表述无疑具备了叙述上的准确性,但这种存在此刻被表述成为了理性上的概念。让我们理解到,却无法被我们体验到,无法感受到这些战士和斯巴达人真实的生命情感。

西蒙尼德斯的诗,让我们直观地感受到斯巴达英雄们的勇气、责任和人们对他们的崇敬与爱戴。让我们仿佛置身于这种无怨无悔的赴死,感受到悲壮和豪迈。这些英雄的命运被凝固在了诗里,他们永远躺在冰冷寂寞的坟墓里,而远离战场的斯巴达继续繁荣着,诗的语言展献出了繁荣与寂寞的对比。在诗歌的艺术世界中,永恒的寂寞里有斯巴达英雄的永恒的生命,有斯巴达人对他们无尽的敬意和爱,它存活于无限延伸的未来。艺术是一个世界,是一个活着的世界,同时又是不朽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在这首诗中呈现,可以永远地让后世的人体验到。我们跨越千年,跨越千山万水,都真切地体验到这种悲壮。

这首诗,用让人能真切感受体验的方式,把握到一种存在。这种存在就是使英雄成其为英雄的存在,这种存在因诗歌得以澄明。劫难、牺牲、拯救均为理性之概念,这些概念是对沉重的命运以及命运中的英雄的标识。但对命运与英雄体验的存在本身,却需要艺术为之澄明,需要有诗的语言所引发的静观默想。

对同一件事情的语言记录因其方式不同,可以产生完全不同的东西。一种是叙事,一种是由事入情。面对单纯的叙事,读者无动于衷,它只是对某一件事有了知识上的了解。面对诗的叙事,读者却不可能无动于衷,因为他在了解到那件事情的同时,被卷入到一个使事件之意义得以呈现的生存情感的世界。艺术的意义何在?只有艺术才能鲜活地保存人的生命情感,这种情感是一种人与世界的关系,是人真实的生命存在状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