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不让婴幼儿吃的固体饮料却被他们说成“受害者”

近日,湖南郴州再现婴幼儿固体饮料事件。事件起源于有家长向媒体爆料,子女在医生的建议下到母婴店购买了冒充特医食品的固体饮料“倍氨敏”。

而在这一事件中,除了医生不负责任的推荐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讨论,那就是固体饮料到底能不能给婴幼儿喝?

事件曝出后,有一个叫“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以下简称母婴产业委员会)的组织,写了一篇题为《“郴州永兴爱婴坊大头娃娃”事件,比固体饮料更可怕的是人心!》的文章。

如果郴州永兴的这五个孩子,除了喝“倍氨敏”这一款蛋白固体饮料调理身体之外,平时还以婴幼儿配方奶粉为主食,就不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对此事件深感歉意和内疚……

如果郴州永兴的这五个孩子,除了喝“倍氨敏”这一款蛋白固体饮料调理身体之外,平时还以婴幼儿配方奶粉为主食,就不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对此事件深感歉意和内疚……

对于固体饮料而言,本身并没有错。这里不得不说,“固体饮料”在这次“郴州永兴爱婴坊大头娃娃”事件中,也是受害者!

对于固体饮料而言,本身并没有错。这里不得不说,“固体饮料”在这次“郴州永兴爱婴坊大头娃娃”事件中,也是受害者!

通过论证固体饮料的营养来源,功效等等,最后得出结论:“针对婴幼儿身体调理的正规的固体饮料”可以给婴幼儿吃,还能起到调理身体的作用。

事实上,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 采访时,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周薇明确表示,固体饮料百分之百不是婴儿的食品,都不能给婴儿食用,就算它本身是合格的,但它的蛋白质的来源和在里面氨基酸的构成,未必是适合婴儿的。

随便搜了几家企业,比如推荐名录里出现的“人之初”和“婴之素”,主营产品里就不乏针对婴幼儿的固体饮料。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在国务院国资委监管下,以及相关部委支持下,由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成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于2018年10月29日正式聘任:蒋化书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会长。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在国务院国资委监管下,以及相关部委支持下,由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成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于2018年10月29日正式聘任:蒋化书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会长。

2019年4月27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在北京举行成立大会庆典。

当时出席的嘉宾中,不仅有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崔迎琪处长,北京工商大学谢志华副校长、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尹传高秘书长,还有原国家工商总局企业监督管理局徐晓东副局长,安徽滁州琅琊区投资促进局朱健局长等。

国家一级学会的牌子,市场监管部门官员、高校副校长、退休官员的出席,一个看起来很正经的行业组织就这样成立了。

如果文字报道不够有说服力的话,母婴产业委员会的公众号里还放出了带公章的。

成立大会后,母婴产业委员会很快在当年5月份公布了第一批上百家会员企业名单,以及协会推荐品牌,其中就包括不少生产固体饮料的企业。

母婴产业委员会在这次固体饮料遭到质疑时,第一时间跳出来,也就不难理解其动机了。

母婴产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后不久,有网传图片记录显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曾发文称,母婴产业委员会是个违规组织,对于母婴产业委员会所授头衔及颁发的相关证书,学会不予认可。

但在微信公众号里,“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认证的账号主体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又好像和学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9年4月,学会把自己的秘书长尹传高告了,说他把学会的财务专用章、发票专用章、发票簿、财务登记凭证、收支明细及银行对账单等据为己有并转移,导致财务审计工作不能进行,影响了学会年检。

尹传高大家还有印象吗?他作为学会秘书长出席了母婴产业委员会的成立庆典,那段时间正是学会所说他“带着文件资料下落不明”的节点。

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认为这个案子不在自己管辖范围内,就移交给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处理。

2019年10月15日,学会官网发文, 宣布对秘书长尹传高私刻公章给予严重警告记大过处分。

通报称,尹传高自2018年4月被选举为秘书长后,长期不到学会办公地点办公,使用来源不明的公章给民政部行文,欲篡改学会在民政部网站年检登录的密码。

第二天,学会官网通告,尹传高长期游离于学会工作之外,严重违法乱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并被法院诉讼,准备开会罢免尹传高的职务。

里面还提到一点,会员代表大会后学会将系统梳理学会历届理事会批准成立的二级分会,全面强化学会对二级分会的管控,全面规范二级分会的运作,全面提升二级分会的自律意识和业务素质。

但就在同一天,因为此前学会未经理事会批准,设立分支机构精准扶贫工作委员会,民政部官网对学会作出停止活动三个月,并处没收违法所得600万元的行政处罚,列入社会组织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2019年11月28日,学会的公众号站在尹传高一方,向学会会长马龙龙“开炮”。

Leave a Reply